访问手机版

扫码访问手机版

App下载

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

关注:39 粉丝:73 积分:76
这个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。
所属组:管理员
用户等级:
注册时间:2022/02/18
手机:未填写电话号码
邮箱:admin@admin.com
简介: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有留下

合肥胜利路天骄凤舞之“处男”

[复制链接]
2 0
admin 只看该作者 发表于 1 分钟前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来吧,合肥说吧,向我求欢吧。

我随手接了过来,胜利正想翻阅,梅妤又道:「不急,你回去慢慢看吧。」杨乃瑾毫不生疑,骄凤她连连点头附和道。

令我不由得幻想自己的阳具被梅妤的薄唇纳入的景象,处男以及把白浊种子洒满那张宝相庄严的玉脸的画面,那该是多么令人神往的一幕啊。「高岩,合肥你坐下罢。」我很客气的谢道,胜利随手帮吴婶拿过拖把和水桶,和她并肩走到了一楼。

可梅妤却依旧一日日的苍白下去,骄凤好像那天早上充满生机的肤色只是偶然的回光返照而已,骄凤那对清丽脱俗的凤目下方渐渐可见黑眼圈,这些日子她应该睡得不是很好,是因为我的原因吗?我不敢肯定。梅妤虽然极力抵制,处男但不可避免的又一次在我的巨茎下沦陷,而且一次次沦陷得更深,直至坠入肉欲的海洋中。

屏风之后是一个宽敞的大衣帽间,合肥三个红木大衣橱整齐放在墙角,合肥衣橱脚下的空间里摆着好几排梅妤的鞋子,这些鞋子的鞋跟有高有低,但都是式样典雅端庄的类型,很符合梅妤平日里的形象。

胜利」梅妤巧妙的用语言掩饰过去。


分享
回复 编辑推送

使用道具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@朋友 上传

本版积分规则